•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
  •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
  •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
  • 深思網首頁 > 視野 > 

    論文寫“女干部傲嬌”,性別真有那么重要?

    2021-08-26 15:20 來源:光明網
    但這種個性化特征,放到公共生活里應該被置于何種位置、被以何種角度討論,卻大有可議之處。而對公共事務的討論,一旦不是針對組織機構,而是指向個人,那么討論的空間就會無比巨大,“大”到喪失改革鵠的。

    近日,一篇題為《女性干部傲嬌的典型表現與矯治策略》的論文在網上火了。這篇論文以“女性干部”為主要論述對象,論述“女性干部傲嬌的典型表現”,如“裝模做樣”“差別對待”“假意托辭”,可能會導致“影響個人職業發展”“降低部門合作效率”“破壞團隊和諧氣氛”等,也提出了諸如“組織教育”“制度規制”等“矯治策略”。

    從學術規范來說,這篇論文并不嚴謹。比如女干部傲嬌,定義并不清晰,定量并不明確。比如有多少女干部,有多少人傲嬌,傲嬌后果具體有多大?這篇論文更像是一種印象化的描述,當然這種描述未必沒有現實依據,但論文一旦在定義定量上過于含糊,針對性就會變弱,爭議性也會變強,科研價值就會受損。

    這篇論文就是這樣,在網上引發熱議。其實遮住論文題目,單說“裝模做樣”“差別對待”“假意托辭”云云,其實也看不出說的是男干部還是女干部,作風不佳的干部好像都差不多這樣。這些個人特征,在干部隊伍里是個問題,但也未必就是個性別問題。

    不可否認,這種歸因方式并不少見。網絡上流傳的自媒體文章,不少主題都聚焦“男干部”“女干部”“男領導”“女領導”“來自XX地的干部”“出自XX系統的干部”等等。這種認知,其實也不能說全錯,概括性陳述、標簽化定義,也是對概率的一種提煉,雖不精確,但也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

    這也是為什么明明是不嚴謹的描述,也會有人覺得“準”。因為不可否認的是,性別特征、群體特點,一定是以某種比例存在的,也一定會正態分布于生活里。社會本身是參差多態的,人們有多元面貌才是自然的。

    但這種個性化特征,放到公共生活里應該被置于何種位置、被以何種角度討論,卻大有可議之處。尤其是在干部隊伍里,在國家公權力的行使過程中,這種性別區分有沒有那么重要?“女干部傲嬌”也好,“男干部大男子主義”也罷,如果僅因為性格特征,就導致事業受挫,那么權力運轉的監督保障機制本身才是更應該被關注的。

    其實在現代社會,組織結構的演進方向是“非人格化”,即置身體系內的個人,無論其性別怎樣、有何喜好厭惡、個性特點如何,都不影響正常的組織機能運轉、預期功能實現。尤其是在干部隊伍、公職人員層面,更是要盡可能的排除個性因素干擾,用制度規章去規訓,擴大個人公共性的一面,使其完成公共職能。

    而對公共事務的討論,一旦不是針對組織機構,而是指向個人,那么討論的空間就會無比巨大,“大”到喪失改革鵠的。就以這篇論文為例,它可以無窮無盡地寫下去,“女干部”說完了,是不是還可以說“年輕女干部”“中年女干部”?性別說完了,是不是還可以說“XX地干部”“XX學歷干部”?這是個永無止盡的話題,但有意義的話題其實只有一個——權力如何關進制度的籠子,這遠比性別重要。

    (光明網評論員)

    編輯: 戰旗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国产午夜福利免费看无毒,白丝美女被狂躁免费视频网站
  •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
  •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
  • <menu id="4y4k4"><tt id="4y4k4"></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