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me0k"></menu>
    <menu id="cme0k"><nav id="cme0k"></nav></menu>
    <nav id="cme0k"></nav>
  • <xmp id="cme0k"><menu id="cme0k"></menu>
    深思網首頁 > 大家 > 

    推動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

    2021-12-01 15:43 來源:經濟日報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突飛猛進,新技術不斷涌現、產業轉化和擴散融合,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能。充分發揮科技創新驅動作用,加快推動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是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內在要求,是抓住新技術和產業革命歷史機遇、應對全球產業鏈重構的重要舉措,是提升我國全球價值鏈地位、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

    “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邁出更大步伐”,從理論上揭示了經濟活動中產業鏈與創新鏈相互依存、相互促進、協同聯動、同向發力的運作規律。

    雙鏈融合意義重大

    創新鏈是從科學思想萌發到科學技術產生經濟社會價值的一系列創新活動的組合,是一條由基礎研究、應用開發、試制改進等多環節形成的鏈式結構。產業鏈是由一系列具有上下游投入產出關系的生產過程所構成的鏈條,是由原材料、中間產品到最終產品制造所經歷的各生產環節構成的集合。

    創新鏈是產業鏈發展的動力之源,是產業鏈各環節實現價值增值的基礎,產業鏈依托創新鏈形成發展、升級提高。創新鏈發展水平低,會導致產業鏈發展缺少核心技術支撐,出現斷點、堵點和短板,不但會阻礙產業鏈升級,而且會影響產業安全和產業鏈正常運轉。產業鏈帶動創新成果的工程化和落地應用,是創新鏈落地生根的載體,同時也會對創新鏈發展提出新的需求,進而推動創新鏈升級并催生新的創新鏈,創新鏈依托產業鏈實現經濟和社會價值。

    產業鏈與創新鏈就像是DNA雙螺旋結構,相互依存、彼此融合、共同演進。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充分體現了創新主體與生產主體的融合、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融合、原始創新與產業化應用的融合。

    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關鍵要突出產業發展是科技創新的主要目的,體現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對創新鏈的要求??萍紕撔乱沼诮鉀Q產業發展中的關鍵技術問題,從國家需要出發,針對產業鏈的斷點、痛點、難點、堵點進行科技攻關,推動產業鏈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確保產業鏈、供應鏈在關鍵時刻不掉鏈子。要在事關發展全局和國家安全的基礎核心領域進行技術研發項目前瞻布局,打造具有競爭力的產業鏈創新高地。

    圍繞創新鏈布局產業鏈,關鍵要突出產業化是科技創新的落腳點??萍紕撔卤仨毻鐣l展相結合,要確立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暢通科技成果產業轉化渠道,發揮科技創新對產業發展的引領作用,將科技成果轉化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現實動力。

    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是實現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的基本要求,是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充分發揮了創新鏈對產業鏈的驅動作用,并疊加產業鏈對創新鏈的引致作用,共同形成以創新驅動為引領,具有自主可控性、數字化、智能化、綠色化為特征的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體系,促進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轉變。

    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有利于促進我國產業優勢領域由生產制造環節向研發設計、零部件制造、品牌營銷、客戶服務等高附加值環節拓展,增強產業綜合國際競爭力,推動我國經濟發展由要素驅動型轉向創新驅動型,實現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成效顯著差距尚存

    近年來,我國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成效顯著。通過加強創新投入和布局,創新鏈對產業鏈的支撐作用明顯增強。

    一是創新投入顯著增加,為創新鏈推動產業鏈發展提供了根本保障。2017年至2020年,全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由17606.1億元增加至24393.1億元,占GDP比重由2.12%提高至2.4%。

    二是以實施重大科技項目為載體,加強自主可控關鍵核心技術在產業鏈上的應用。2017年至2020年,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共計安排項目(課題)1149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共計資助項目17.93萬個。圍繞產業發展需要設立一系列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對產業鏈重要環節進行項目布局,建立政產學研用協同創新體系,推動產業鏈補鏈、延鏈、強鏈和產業基礎能力提升。

    三是大力推進研發機構建設,為產業技術創新提供重要依托。截至2020年底,全國正在運行的國家重點實驗室522個,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國家工程實驗室)350個。一系列前沿領域取得新突破,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正從量的積累邁向質的飛躍。

    領軍企業、“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和地區頭部企業在補鏈、延鏈、強鏈過程中的主體地位日益突出。各地發揮“鏈主”企業的領航作用,通過“鏈式效應”促進創新主體間相互協同,形成了武漢“光谷”、貴陽“數谷”、合肥“聲谷”等特色地區產業鏈集群。

    強化技術供給,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成效顯著。一是產學研合作不斷深化。2019年,3450家高校院所技術開發、咨詢、服務合同金額為933.5億元,比上一年增長22.9%。二是科技成果轉化渠道明顯暢通。自2015年以來,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引導基金總規模超過400億元,2020年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示范基地、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國家備案眾創空間分別達到212家、1173家、2386家。

    但是也要看到,“雙鏈”融合還存在一些較為突出的問題。

    一是創新鏈核心動力和原始創新能力仍然不足。我國科技創新領域“重應用、輕基礎”問題突出,2020年基礎研究經費占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的比重僅為6.01%,遠低于發達國家15%的總體水平,基礎創新占比較低造成科技創新的自主性相對薄弱,產業鏈高質量發展的原始創新能力有待提高。我國制造業在科技水平、產業標準、關鍵設備、生產工藝等方面相比美國、德國等國家仍有較大差距,高端制造業“缺芯少魂”問題較為顯著。

    二是科技成果就地轉化和承接技術轉移的能力未充分發揮。我國每年的科技成果轉化率約為10%—15%,與發達國家40%左右的水平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科技資源優勢沒有完全轉化為產業發展優勢。

    三是互融互促機制有待進一步深化。創新主體與企業協同合作轉化機制尚不完善,產學研深度融合的前沿性和差異化創新水平不高,推進互融互促的相關政策體系和綜合服務能力支撐不足,部分地區體制機制阻礙科研院所科技成果直接轉化為產業創新成果?;诋a業鏈創新鏈不同環節的協同合作仍處于起步階段,互利共贏的開放型區域產業鏈創新鏈合作制度框架尚未建立。

    新挑戰也是新要求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蓬勃發展,為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提供了新機遇。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智能制造技術等科技創新與產業化應用為引領,突出數據作為高端要素和最終產品的地位,有望從根本上改變現有生產函數,拓展生產可能性邊界,形成以基礎研究、原始創新、顛覆性創新為基礎的新產業鏈。根據前沿領域前瞻部署創新鏈,發掘學術新思想、科學新發現、技術新發明、研究新領域,探索新興科技產業化應用場景,有利于培育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輻射帶動能力強、競爭優勢明顯的新興產業。

    國際環境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迫切要求圍繞自主可控的產業鏈部署創新鏈。21世紀以來,全球范圍內貿易與投資保護主義愈演愈烈,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暴露了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凸顯供應鏈安全的重要性,促使世界各國通過推動產業鏈本土化、多元化、區域化提高產業鏈韌性和應對極端沖擊的能力。為避免供應鏈斷鏈風險、保障產業鏈安全,需要面向產業鏈上下游高端環節強化科技攻關,對可能斷供的產業鏈重點環節加緊部署創新鏈,在充分利用全球創新資源、產業資源的同時,提高我國國內產業鏈的自主保障能力。產業鏈斷供風險也強化了企業的危機意識,積極在國內尋找替代性供應來源,為國內創新鏈向產業鏈的傳導提供了市場支撐,有利于加快國內短板、斷點技術的產業化和持續迭代,增強產業技術水平和國際競爭力。

    “雙碳”目標的實現要發揮科技創新在能源轉型和產業升級中的引領作用,為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開辟了新領域。這將帶動一系列技術進步,促進產業鏈的低碳化、綠色化、清潔化發展,深刻推動經濟和社會長期可持續發展?!半p碳”目標的實現需要重點攻克減排增匯的工藝和裝備問題,通過技術創新優化能源結構和工藝流程結構,加快設備和工藝更新換代,構建綠色循環低碳的產業鏈。同時,也要求以減少碳排放為目的促進基礎研究、應用開發、試制改進、產業應用等創新鏈環節水平提升,布局低碳前沿技術研究?!半p碳”目標的實現要與優化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相結合,重點發展低能耗的先進制造業、高新技術產業和現代服務業,促進傳統產業低碳化發展,通過優化生產工藝和采用新能源等多種方式不斷降低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水平。

    多角度全方位發力

    一是加強前沿技術布局,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發展。一方面加強已進入產業化階段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關鍵技術創新、技術供給和產業應用,通過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大規模產業化技術成果的應用,加快新興產業發展壯大。另一方面,加強對量子信息、基因技術、腦科學、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科技基礎研究的支持,提高對前沿領域探索性科技創新失敗的包容度,加大示范性應用支持力度,創造探索性產品的早期市場,鼓勵領先用戶使用,通過需求側支持加速前沿技術產業轉化,形成一批未來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的制高點。

    二是加強“硬科技”創新布局,加快突破我國產業鏈短板和痛點。圍繞基礎材料、核心零部件、重大裝備、先進科學儀器和檢驗檢測設備、工業軟件等存在重大產業安全隱患的領域或嚴重制約產業發展的產業鏈關鍵短板和痛點布局創新鏈,以夯實基礎研究為依托,強化應用基礎研究。加大國家對“硬科技”的創新投入,設立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的科技攻關項目,探索國家實驗室等新型研發組織,發揮新型舉國體制作用,圍繞最緊迫的關鍵核心技術全力攻關。通過稅收激勵等措施調動企業自主研發積極性,推動關鍵技術創新要素市場化配置,實施關鍵核心技術“賽馬”和“揭榜掛帥”制,強化創新鏈與產業鏈對接,推動科研機構按照產業需求進行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提高產業鏈關鍵環節的科技供給能力,強化產業鏈供應鏈安全。

    三是加強跨產業技術融合,推動優勢產業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深化體制機制改革,打破跨產業、跨領域、跨體系產業融合的藩籬。進一步完善全國性知識產權市場,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推動移動通信、發電和輸變電設備、高速鐵路、工程機械等處于世界領先行業中的一些共性技術、中間產品的跨行業流動和使用。促進形成新工藝、新產品,帶動相關產業加快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充分發揮數字經濟的產業賦能作用,鼓勵互聯網平臺企業應用數字技術助力實體經濟轉型升級,支持制造業各行業龍頭企業將較為成熟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對產業鏈上下游開放,提高全行業數字化水平,促進產品形態和商業模式創新,發揮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的價值,進而提高生產效率、經濟效益和發展質量。

    四是加強跨企業技術流動,以大中小企業融通帶動產業高質量發展。發揮大企業在產品架構設計、產業發展方向等方面的主導和引領作用,鼓勵行業龍頭企業加大自主研發力度,整合高校院所、各企業創新資源組建創新聯合體,加強新技術創新和新產品開發,帶動產業鏈中的配套中小企業進行零部件等中間投入品的創新開發。鼓勵中小企業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在各行業打造一批隱形冠軍企業,提高關鍵零部件等中間產品技術水平和自給率。發揮中小企業在前沿技術和適應新市場需求方面探索的優勢,開發生產更具全球技術競爭力的產品。同時,加強對行業龍頭企業特別是大型互聯網平臺企業的監管,遏制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

    五是加強跨區域創新鏈產業鏈合作,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產業格局。深化區域合作框架職能,不斷賦予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新的時代內涵。加強我國與RCEP國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業鏈合作,充分發揮各國比較優勢,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區域價值鏈。在強化基礎設施連接、擴大進出口貿易、加強國際直接投資的基礎上,推動區域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發展,加強經貿合作框架內成員國在知識產權保護和交易、數據跨境流動、科技倫理等方面的制度建設,在基礎科學、產業共性技術等方面加強合作,補齊區域價值鏈短板。聚焦前沿產業領域部署區域創新鏈。

    (執筆: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課題組 史丹許明李曉華)

    編輯: 戰旗
    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国产午夜福利免费看无毒,白丝美女被狂躁免费视频网站
  • <menu id="cme0k"></menu>
    <menu id="cme0k"><nav id="cme0k"></nav></menu>
    <nav id="cme0k"></nav>
  • <xmp id="cme0k"><menu id="cme0k"></menu>